贵州快3大小如何计算-游戏部落-天骄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免费论文范文网首页>>港澳台新闻>>正文

LoL新闻头条-靠暴乱起家的大批泛暴派所谓「素人」即将接受议会真正的考验

艺术家曹灿逝世

顏色陷阱在修例風波中,一批名不見經傳的「政治素人」走上舞台,一如六年前的「佔中」。「素人」走在最前線,賺取「光環」的同時,賺取選票。據泛暴派統計,有八成在修例風波中被捕的區議會候選人,最終勝選。泛暴派政客沒有告訴你,這些勝選者是涉嫌嚴重刑事罪的疑犯。

糖衣毒藥 塑造假想敵在區選塵埃落定時,新的戰幔已經拉開。今年是立法會換屆年,區議會政治化將無可避免;地區層面的撐暴、煽暴與街頭暴力的互相和應,更會讓暴力的野火繼續燃燒。吃下暴亂的「人血饅頭」,泛暴派的胃口更大,他們劍指立法會選舉、選委會選舉乃至特首選舉。新一年,揭開泛暴派的新衣,「民主」的糖衣炮彈下,是赤裸裸的奪權野心。

「究竟揀咗啲咩議員?」獲「民主動力」推薦的電梯維修學徒陳梓維,在11月區選中擊敗原油尖旺區議會主席葉傲冬,成為泛暴派吹捧這場大勝的「樣板」之一。

人血饅頭和其他眾多泛暴派區議員一樣,在油尖旺富柏選區連任的公民黨余德寶,暴亂多次現身前線。不過與年輕人流血受傷,甚至面對留下刑事案底的風險不同,余德寶從未受傷,從未被捕。為了推更多年輕人「去衝」,余德寶利用自己的地區辦事處,收集暴亂物資。

一切都是處心積慮的「顏色陷阱」,不問是非黑白,只問黃藍。

11月25日,理工大學校園仍被大批暴徒佔據。剛在區議會勝出、氣焰囂張的數十名泛暴派準區議員立即到理大附近集結,實則成為「謝票大會」。

責任編輯:一粟

一次余德寶遇上政見不同的街坊,竟當街在眾目睽睽之下,指喝這名街坊,完全陷入聲嘶力竭、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態。雖然現場是公眾地方,但余德寶還是仗着區議員身份,趨前狂喊「走喇」,把街坊趕走。標榜自己為「唯一民主派」的人,身體力行「示範」了何為「民主」。

過去大半年的暴亂中,在風光的泛暴派政客背後,還有無數沒人關心姓名的年輕人流血受傷,他們更要面對被刑事案底牽絆一生的風險,情況比「佔中」更為嚴重。泛暴派政客「永不割席」,博得「撐手足」之名,然後選票入袋。至於暴亂造成的破壞、受傷的市民、被毀壞的商舖,政客們絕口不提。

(大公報記者 郝壽 戴正言)去年11月勝選的區議員,今日正式上任。靠暴亂起家的大批泛暴派所謂「素人」即將接受議會真正的考驗。但那些從選前延續到選後的疑問,卻未因「素人」華麗轉身成為區議員而有所消減。區議會政治化將無可避免,地區層面的撐暴、煽暴與街頭暴力的互相和應,更會讓暴力的野火繼續燃燒。吃下暴亂的「人血饅頭」,泛暴派的胃口更大,他們劍指立法會選舉、選委會選舉乃至特首選舉。新一年,揭開泛暴派的新衣,在「民主」的糖衣炮彈後面,是赤裸裸的奪權野心。

去年十月,有市民以「一個愛香港的父親」名義在報章刊登廣告,直斥「『泛民主派』,你們已變成『泛暴力派』」。這位父親表示,不甘年輕人被推上前線當炮灰,並向『泛民』政客提出五個問題,包括:「為什麼不與暴力割席?為什麼要在學校散播暴力思想?為什麼不見『泛民』政客的子女在前面衝?為什麼要去美國出賣國家?以及為什麼因選票埋沒良知?」進入2020年,這五個問題,泛暴派,你們能夠回答嗎?

高等法院上訴庭在兩年前,對一宗「佔中」案作出裁決時,不點名痛斥「民主派」政客這種無底線的政治手段,並為年輕人受害入獄感到不幸。事後法官忽然「備受關懷」,泛暴派將其所有與建制派扯上關係的相片、經歷,皆打成「親中」的「證據」。不過當有法官公開參與反修例政治聯署,泛暴派又再集體噤聲。

至於手寫政綱與服務好市民有何關係?陳梓維政綱中「跟進地區配套」、「關顧弱勢社群」、「提高議政水準」幾行字有何具體內容?投票給陳梓維的泛暴派支持者,似乎並不在乎。

訪問中,陳梓維示範擺街站接觸街坊,但他不僅表達能力欠佳、難以連貫陳述句子,就連辦事處的籌備、上任後何處需清潔等地區工作,都要街坊一一提點,收集民意變成上堂聽書。此前,泛暴派支持者關注的是陳梓維那離經叛道的手寫政綱,讚他有創意。陳梓維在影片報道中重寫那份政綱,字跡仍是歪歪扭扭。他說手寫政綱是因為不懂電腦、無關「創意」,學業欠佳是因為「不是讀書的料」。所謂的「創意」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。

在周星馳電影《鹿鼎記》中,陳近南不斷重複「反清復明」的口號,他形容是「用宗教的形式催眠,令人覺得所做的事全部正確」。只要一句口號能塑造一個存在或不存在的敵人,讓人相信打敗這個敵人就能「得到無數的銀両同女人」,便是「成功」。「民主」在香港,何嘗不是如此。

11月17日晚上,暴徒佔領理工大學一帶,向警方防線投擲汽油彈,警方裝甲車中彈着火

電梯維修學徒陳梓維擺街站接觸街坊,他的手寫政綱獲泛暴派盲捧有創意,其實是他不懂用電腦

圍繞「民主」的話題在香港爭論了三十多年,但在今日,以「民主」標榜自我的「民主派」,很少描繪他們口中的「民主」實現後,香港的具體願景如何,種種社會問題又怎樣解決。「民主派」反對甲、抗爭乙,鎂光燈此起彼伏過後,在選舉中收割政治果實,然後「民主派」繼續反對甲、抗爭乙。假「民主」之名,部分人懂得索取、忘記付出,懂得有權、忘記責任。

手寫政綱全因不懂電腦那是BBC專訪,有文、有圖、有片,陳梓維獲得了不少泛暴派政客可望不可及的明星待遇。報道提到,陳梓維聲稱在採訪當日,會早記者一小時到街頭謝票,結果食言。直至收到記者在約定地點致電,他才剛被吵醒,最終明知要拍片,卻未颳去滿臉鬍子。

「三無青年」陳梓維,無政黨背景、無從政經驗、無高學歷。27歲的他只有零散的工作經驗,會考零分,修讀「毅進文憑」亦不及格──該文憑一直被泛暴派支持者用來嘲諷前線警員。不過事實可能令陳梓維更尷尬:會考零分根本不符投考警隊的最低要求,近年三成新入職警員有大學學歷,該數據正在上升。

不過,陳梓維憑手寫政綱和波衫宅男造型使他迅速成為了網絡紅人,而這也導致他當選後,「智障」傳言滿天飛。對此,陳梓維當然一概否認。但直到陳梓維候任期間接受傳媒訪問,大家開始認真擔憂:「究竟揀咗啲咩議員?」

泛暴派區選候選人陳振哲11月初走上非法集會最前線,不斷指罵及推撞警員,「博拉」呃選票

今日关键词:英超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