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宾塞专栏/新兴经济体的新弱点

新闻资讯 | 2020-06-29 08:04

经济日报 /

PS 专栏

全球金融海啸迄今已有十年,但时至今日,不少新兴经济体仍未记取教训。

部分新兴经济体是靠国内储蓄挹注公共及民间投资,使经济能够持续温和或高度成长,但另一些国家的经常帐逆差仍居高不下,因此一旦外部环境生变,经济便十分脆弱、甚至崩溃。从国外借入强势货币的国家风险更高,因为在本国货币贬值时,债务负担将激增,因此新兴经济体应致力于抑制负债,汇率亦应维持适当水准。各国政府若持续压低汇率,将错失结构改革及提升生产力的机会,这也是新兴经济体掉入「中等所得陷阱」的主因之一。拉高汇率的风险更严重,不仅贸易部门的成长与就业将受创,且通常会有经常帐逆差,并过度依赖外资挹注投资。当国外金融情势有利时,还能得过且过;但以最近的经验显示,一旦情势生变,将迫使相关国家让货币贬值,造成信用吃紧,企业及银行财务恶化,经济成长也受重击。

这些失衡状态多是因为各国假定只要经济能加速成长,资本市场就有充分诱因吸引外资,于是疏于控管资本帐所致,但事实上却很难找到任何国家能靠这种做法达成永续成长。资本市场当然不是敌人,但外国投资人与国内决策者的利益却常不一致。

投资老手一向认为,报酬率并非由经济成长所决定,要看金融资产的价值及其他因素。在长期间,资产价值与经济成长动能虽必然有关,但多数投资人都是短线进出,不会配合政府达成永续成长的需要。因此若要成功控管资本帐收支,须强化经济及金融稳定,控制风险,并使资本流动能够与经济成长及就业目标密切联系。

金融海啸后,已开发国家采取超低利率政策,使资金涌入新兴资产追逐高报酬率,且许多新兴市场企业也大量借人美元或欧元,但部分企业的美元收入根本不足以偿还美元债务。只要美元利率仍低,偏爱短线的投资人就会继续玩下去,但他们随时都会撤离。

因此新兴经济体须重新调整成长型态,重视经济韧性,并积极控管负债、资本流动、资产价格、汇率及成长率。如果仍维持非永续性的成长型态,繁荣将会突然结束,并引发金融动荡。

(作者Michael Spence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、Project Syndicate专栏作家)

疫情快报

▪【数据图表】WHO忧第2波疫情 全球恐数百万死